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日劇《三角效應Triangle》——殺人與良知

分享
日劇《三角效應Triangle》
  即將在緯來日本台播出,由江口洋介、稻垣吾郎、廣末涼子主演的懸疑日劇《三角效應Triangle》,本週在日本播映完畢了。

  看著完結篇中,鄉田亮二(江口洋介飾演)對兇手說:「你真是可憐啊!這25年來,你不是也一直活在痛苦中嗎?從今以後,我要為自己而活。可是你還會繼續痛苦,因為時效已過,所以無法贖罪。從今以後,你的痛苦還會一直繼續下去。」

  唉!可惜的是,現實並不是總是如此。


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





  社會病態的人(sociopaths,精確的說法為反社會人格,antisocial personality)善權謀,硬心腸,對別人的痛苦無動於衷,衝動的攻擊性,對自己所造成的傷害沒有悔恨。他們沒有同理心,沒有罪惡感,即使有依附行為也是最表層的那種,極端的社會病態是完全的自我利益,把別人看成達成自己目標用完即丟的道具。有人估計社會病態的人數為百分之一到四,大部分這些人是生活在人群之中,他們易怒、易與人爭吵,恫嚇別人的個性使別人退避三舍,不敢與之交往。這使他們難以保住飯碗,他們通常有家暴紀錄,打配偶,吃交通罰單,有嚴重的婚姻障礙。

  一般來說,社會病態者有犯法行為並不令人驚訝。的確,監獄中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被認為是社會病態者。最近,研究者對社會病態犯人做了大腦掃瞄的腦造影實驗,看看他們的大腦如何對情緒的影像及文字反應。結果發現社會病態的犯人沒有情緒反應。……

  請想像別人在哭號而你無動於衷的景況,再想像別人看到你,卻不是把你看成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是把你看成物品。(《騙子?情人?英雄?》頁265)

  四%的人毫無良知,你該怎麼辦?

  我們大多數選擇放棄謀殺、強暴、與滅族,儘管我們知道那樣做有利於傳布自己的基因,儘管在動物界與早期人類社會中,那種行為是普遍可見的。(《性趣何來?Why Is Sex Fun?: The Evolution Of Human Sexuality (Science Masters)》頁70)

  如同《非零年代Nonzero: The Logic of Human Destiny》中的一段黑色幽默陳述——我們放棄了可以隨便打爆任何一個人的頭的自由,好讓我們可以安心自在地在街上行走。

  庫山(!Kung San)這個通常被認為是溫和、無邪的非洲部落民族,它的謀殺率比美國底特律還高。其他的演化心理學家說強暴是基因發展出來的一個策略,它會在人類的每個世代都會出現,因為在某些情況下它是成功的繁殖策略。(《騙子?情人?英雄?看大腦科學如何揭露:你是怎樣變成這個你Liars, Lovers, and Heroes: What the New Brain Science Reveals About How We Become Who We Are》頁256)

  你也可以在《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讀到活在原始部落的人要時時警覺,避免被其他人殺死。

  如果強暴是基因發展出來的一個繁殖策略,那麼謀殺呢?

  1974年1月7日,在坦尚尼亞,珍‧古德(Jane Goodall)的資源田野助理馬塔馬(Hillali Matama)拚命努力跟上一群八隻黑猩猩的腳步。黑猩猩平常是大聲喧嘩的動物,但是今天這八隻無聲無息的移走著,靜靜走到牠們勢力範圍的邊緣。很快,牠們跨越了疆界,進入卡哈馬黑猩猩(Kahama)的領域。不一會兒,這八隻黑猩猩看到卡哈馬群中的一支雄黑猩猩高弟讀自在樹上進食。當高弟看到牠們時,立刻轉身逃走,但是太遲了,這八隻黑猩猩緊追不捨,直到一隻大公猩猩韓福瑞抓到高弟的腿,把牠扳倒。韓福瑞跳到高弟身上把牠壓住,其他的立刻攻打現在已毫無招架之力的高弟,持續十分鐘之久;牠們毆打高弟時,一隻母猩猩吉吉在旁興奮的高叫,邊叫邊圍著牠們轉。當高弟躺在地上,滿臉污血、渾身青紫時,一隻黑猩猩舉起一塊大石頭,打在高弟的頭上。……

  《教養的迷思The Nurture Assumption: Why Children Turn Out the Way They Do, Revised and Updated》裡面有寫故事的後半部,這八隻黑猩猩之後用各個擊破方式,殺光另一群黑猩猩(這兩群黑猩猩有血緣關係,是從同一個大家庭分家的)。

  1989年4月,春寒料峭,任職於所羅門兄弟投資公司(Salomon Brothers)的28歲女銀行家和其他慢跑者一起在紐約中央公園運動,她不知道的是有一群14到17歲的六個青少年也在中央公園中,他們想要「找一些樂子」,因此在搜尋目標物。當這位慢跑者穿越一叢小無花果樹時,她碰到了這六個不良少年,像高弟一樣,17歲的魏斯把她扳倒,一個人開始用刀割她,另一個用鐵棍敲她,另一個用石頭打她。有半個小時之久,他們毆打她,然後輪暴她,在做這些事時,「每個人是又笑又跳」(一個攻擊者事後如此形容)。最後,當他們的受害者沒有呼吸時,他們才停手。(《騙子?情人?英雄?》頁254)

  如果你以為類似這樣的事只會發生在美國,那你應該看看2009年4月2日台灣的這一則新聞「冷血 5少砍運將31刀 劫2千元」。

  就美國來說,我們害怕的不是戰爭,而是害怕在不對的時間去到不對的地方被陌生人所殺。……在1972年到92年這20年間,被陌生人謀殺的數字成長了一倍。更令人不安的是,這些兇手的臉越來越年輕,在全國人心中最新的影像是加州的山帝(Santee)、科羅拉多州的立多頓(Littleton)及阿肯色州的瓊斯堡,而大家所熟知的名字變成威廉斯(Andrew Williams)、強森(Mitchell Johnson)、高頓(Andrew Golden)、伍頓姆(Luke Woodham)、加尼爾(Michael Garneal)、哈里斯(Eric Harris)及克里波(Dylan Klebold)。

  我們注意到這些名字並不是因為這些悲劇的大小,我們已很習慣都會中不良少年槍殺的影像了。我們對最近這些犯罪覺得很震驚的是,這些都是在城郊區、小城鎮或鄉下社區的白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原是我們為了逃避都會犯罪而選擇搬去住的地方。……從1980年代中葉以來,這些青少年犯罪的數字上升了168%:

  ●在過去的時年終,年輕人所犯的人身犯罪率上升,受害人和加害人的年齡下降。

  ●13到20歲的男性犯罪率上升得最快,受害人為陌生人或不熟的人機率升高。

  ●年輕人之間人身犯罪致死率上升,死亡原因為武器,從半自動到自動武器的使用率都大幅上升。(《騙子?情人?英雄?》頁252)

  反對殺人犯判死刑的人,如果他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另一半,以及小孩,因為殺人犯想要「找一些樂子」,而全被虐殺。還會反對死刑嗎?

  有些人跟心理學行為學派大師華生(John Broadus Watson)一樣,以為人可以隨意被塑造。

  在某些情形下,即使是最好的父母育兒方式也不能阻止天生疾病的出現。例如你可看一下15歲的金科(Kip Kinkel)如何在奧瑞岡州安靜的春田市度過他最後的幾個小時。他在用父親給他的半自動來福槍射殺父親之後,還跟同學在電話中討論當天晚上電視要演的節目,他在想不知他母親什麼時候會回來;當母親回來時,他也將她射殺,然後坐下來看電視節目。在那天晚上的某個時間,他決定第二天早上去學校找幾個墊背的人,這個決定使得22人受傷,兩人死亡。

  從各方面看來,金科的父母比爾和費絲都是非常好、非常盡責的父母,他們兩人都是老師,常常帶孩子去遠足、度假,和鄰居都有往來。但是金科從小就很難管教,他向朋友吹牛他有炸彈,警察在他家房子地基與地板之間的一小段僅夠爬行的地方真的找到幾枚炸彈。在文學課堂上,他念了一段有關把所有人都殺光的日記,並抱怨腦中一直聽到有人跟他說話。他對武器很有興趣,喜歡虐待動物。他第一次觸法是在高速公路的陸橋上往下扔石頭,第二次是把一把偷來的槍塞在學校的儲物櫃中。(《騙子?情人?英雄?》頁263)


相關文章:
  發生緊急事故時,怎樣求救可以讓你或你的親友最快獲得幫助?
  對付毫無良知的人(Sociopath)的13條規則
  反對死刑的人是殺人幫兇?——從經濟學看死刑
  為什麼網路上容易出現極端性的言論?
  如何輕易地讓人道德沈淪?
  電影「惡魔教室」(The Wave;Die Welle)
  A Class Divided——免費練習英聽的好影片
  用道德掩護不道德——重讀《黑暗聖經》
  感覺憤怒就應該發洩出來嗎?
  如何控制憤怒的情緒
  [心理測驗]憤怒問卷——你是一個愛生氣的人嗎?
  挫折復原力指南
  挫折復原力小語
  再談家暴(DV,Domestic Violence)
  危險家暴的30項徵兆

2 意見:

licufa 提到...

你的博客很不错,我做了一个将1000个博客链接拼成一幅大图的图片网址导航站,其中就收录了你的博客,欢迎你来找找看,也欢迎交换链接。我的博客,面谱 www.mianpu1000.com

Ming-Tsung 提到...

To licufa:

謝謝您的誇讚。您的面譜網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創意。

無意冒犯,如果可以交換連結,您怎麼解除這1000個部落格不過是連結交換的疑慮呢?

也就是說,這1000個部落格可能因為素質參差不齊,讓人不會想一個個去點,當然也不會想一再光臨貴網站。

做這樣的網站,到這1000個部落格留言,的確可以很快打響知名度,做出很多網路連結。但是怎樣持續熱度才是難題。

如果您打算每隔一段時間,就將1000個部落格全換新,然後反覆到各部落格留言做出連結,那麼,不好意思,我也會將您的留言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