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1日 星期一

連續強暴犯應該化學去勢(或許比較正確的說法是進行針劑治療)嗎?

分享

  最近報上登載,有個連續性犯罪者在假釋出獄36小時之內又連續強暴3個女生,接著被抓回監獄關了。看了這則新聞,我們感到很痛心,因為目前已有很多的證據指出行為與大腦有關係(美國德州甚至有個強暴犯要求法院將他去勢,因為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一個被強暴過的人一生都已改變了,不管如何療傷,創痛陰影永遠存在,因為這是已經完成的事實,後來的治療只能改變對事實的觀點,但無法改變事實。對假釋出來的犯人來說,假釋期間再犯案,以後不得假釋,雙方付出的代價都很高,但是假如司法院對生物基因與行為關係的了解多一點,說不定可以避免這個悲劇。(《本性難移?Born That Way: Genes, Behavior, Personality》頁10)

  上面這一段文字出自洪蘭教授寫在2002年出版的《本性難移?》的導讀。

  2011年4月9日有兩則新聞「姦殺國二少女 林國政又涉2性侵」、「17年入獄4次!戴電子腳鐐仍性侵 累犯判7年定讞」,不同人,相同的是出獄後沒多久再度犯案。

  1993年荷蘭尼梅根大學(University of Nijmegen)的基因學家布魯納(Han Brunner)在《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了一篇論文,內容是關於一個荷蘭家族,其歷來男性成員常有攻擊性,甚至是暴力性的怪異行為。家族中一大部分的男性會對小挫折做激烈反應,並有瘋狂的情感爆發——如喊叫、咒罵,或是撲向他們認為是惹出問題的人身上。攻擊性的情感發作包括暴露癖、縱火慾或強暴企圖。家族中有一些其他男性成員也有類似的症狀,不過程度較輕,或許只有大叫或罵髒話而以;還有一些人則是未顯現任何不尋常的行為。

  布魯納宣稱在有症狀的男性身上,發現在一條會生產單胺氧化酶(monoamine oxidase-a,MAO-A)這種酵素的基因有一個小缺失,這種酵素是阻止促使腦細胞溝通的化學物質所不可或缺的。雖然有些機制仍是個謎,不過荷蘭研究者們相信,某種關鍵酵素的缺失,將導致缺乏此一基因的人累積過量的強力神經傳道物質,如血清張素(serotonin)、正腎上腺素和多巴胺(dopamine),這些東西的堆積會導致暴力的爆發。(《本性難移?Born That Way: Genes, Behavior, Personality》頁214)

  洪蘭教授在導讀做了補充。

  目前生物醫學的進步使我們了解到精神官能症不是佛洛伊德心理動力問題,無法以面談的方式解決,這個看法早在1984年美國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安卓遜(Nancy Andreasen)的《破碎的腦:精神醫學裡的生物革命》(The Broken Brain: The Biological Revolution in Psychiatry)書中,就已經很明白的顯現出來了。曾有精神科醫生開玩笑說,用面談的方式去治療精神官能症,就好像用面談的方式去治療腎臟病一樣有效,病人死了,問題也就不存在了。

  最近,安卓遜又出了一本新書《勇敢的新大腦》(Brave New Brain: Conquering Mental Illness in the Era of the Genome),更是把生物精神醫學推到一個新的境界。在書中,她談到神經傳導物質的不平衡所造成的行為病變,不可避免的談到基因在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上所扮演的角色,如DNA出錯會導致暴力行為;如果把老鼠體內製造單胺氧化酶(MAO-A)的基因剔除,這隻老鼠就會變得異常凶猛;如果將兩隻這種基因剔除的老鼠關在一起,牠們會撕咬不休,直到無皮無毛、遍體鱗傷為止;如果將MAO-A打進老鼠體內,20分鐘以後,原來糾纏不清的老鼠便回到自己的角落去蹲著了。MAO-A的缺乏會使老鼠大腦中的血清張素和正腎上腺素大量增加,而這兩種神經傳導物質現在醫學的研究已經知道與我們的記憶、學習、情緒都有關係。(《本性難移?Born That Way: Genes, Behavior, Personality》頁9)

  如果化學去勢是對有神經生物缺陷的連續強暴犯打類似MAO-A的針劑——這樣的作法比較像是進行針劑治療,那麼連續強暴犯會產生更變態作為的疑慮就可消除,「化學去勢」的說法或許也該有所調整。

  換個角度看,如果連續強暴犯真有神經生物上的缺陷,政府故意不施以有效治療,讓他反覆犯罪,這也是對他的一種傷害,且徒增更多無法挽回的社會悲劇。


相關文章:
  反對死刑的人是殺人幫兇?——從經濟學看死刑
  為什麼反對死刑?
  美國警方怎樣讓街頭沒有飆車族
  一個男人減少全美國酒醉駕駛的真實故事
  如何提高器官捐贈率?看看美國伊利諾州怎麼做
  不論擁核或反核,先問你自己一件事
  對付毫無良知的人(Sociopath)的13條規則
  是科學?還是偽科學?
  為什麼不要跟人爭論政治、宗教議題?——我們先用情緒下決定,再用理性找理由
  用道德掩護不道德——重讀《黑暗聖經》
  如何輕易地讓人道德沈淪?
  佛洛依德對心理學的傷害

2 意見:

hann 提到...

說的太好了!
基因問題本來就是要施以積極治療
而非消極談談談
希望版主可投書廣為發表此正確概念

Grok 提到...

追著您的Blog許久,內中確實有許多該為普羅大眾所知。同意Hann所言,您不妨投稿大眾書報造福群眾? 謝謝